好吧,有些话该说的还是要说,即便只是意思意思。

1、昭穆尊是金鎏影,金鎏影却不尽然是昭穆尊。拿一个片段来否定整体,不可笑么?
2、四奇同不同心,我们无从知道,剧里到底也没给出个明确的答案;咱们都不是隽尚的代言人,没立场也替没资格人家编剧自圆其说。
3、由上一条同理可证赭叔。他这“亲苍派”的帽子实在来的莫明,咱觉得他真的是比谁都冤了。
4、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萌自己的CP走自己的路,至于别人喜欢什么咱不想管也没立场管;不过这也是有前提的,也就是希望“别人们”也能好好收收性子好好萌自己的角色或者CP,别一天到晚净放些天雷吓唬人。

想说的暂时就这么多,回头想到还有要补充的再打补丁。
最后还是那句话:大家都不是砧板上的猪肉,也都不是防疫站卫生质检员手中的蓝色小图章。动不动就鉴定来鉴定去的没什么意思,也虚无的很。

毕竟,“意思意思”要是变成了“不好意思”,换谁都会哭出来的吧。

2010.01.31 Sun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完结编开播其实已经过半了,但迄今为止都还没有认真看过,觉得很是对不住在第八话离开的桔梗殿和扛了十五六年的高桥粉丝之称;虽说早几年前因为某人某事曾经起肖说从此以后再不看高桥的漫画和以此改编的动画,但时过境迁今时早已不同往日,加上有始有终一直是本人的坚持,和某狗重逢的感觉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坏。

虽说感觉不怎么坏但是也好不到哪儿去,完结编的故事架构真的是烂到可以:24分钟一话的容量,硬生生给塞了N条线进去,主线不用说有且只有一条,但是从主线衍生出来的支线可真的是来回在这第一话里窜动让我看的眼花缭乱头昏脑胀——明明就是从36卷开始的剧情嘛,明明就是鬼之岩之后的剧情嘛!一开始出现的关押御灵丸的牢房让我曾经一度有“诶,这故事26话讲的完吗……”的错觉,但之后剧情就迅速跳转到了第一季被省略的原本出现在35卷的钢牙与魍魉丸之战,其间桔梗莫名乱入一次(为之后的桔梗钢牙戏份铺垫?);紧接着剧情转到37卷的飞头根,但后面的剧情完全被砍掉,直接接到了神乐受赤子的命令去抢琥珀的碎片结果却把琥珀放跑的情节,然后白童子童鞋顺理成章地出现顺理成章地被发了便当——怎一个仓促了得。而杀生丸用斗鬼神力劈魍魉丸、二狗子朔夜人类姿态被白童子他们发现等等剧情也不知为何都统统消失在编剧的纸篓里了。
好笑的是,桔梗的胸口迸裂情节,明明是在神乐便当之后,结果编剧大概急着把故事讲完也给提前到了第一话。之前被剧透说神乐在第二话粗了快餐,看来果然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谋杀”。

记得跟朋友说起过最讨厌口头上说要做啥做啥但是又不用心去做,为了赶进度或者是别的什么仓促完工甚至是胡编乱造的影视作品,如果是原创倒还好,万一是原作改编那简直就是误导观众;一个情节的缺失或者改变,很可能导致观众的理解错误,甚至会给故事的整体效果造成不可挽回的疏漏:一个最明显不过的例子,神乐什么时候给了琥珀岳山人的妖气结晶?第一季TV版到最后神乐也都没和琥珀达成联手的协议,而完结编的第一话里琥珀却不停地朝着神乐喊“告诉我奈落的心脏下落吧”,两个连盟友都说不上的人谈论这种私密性极强的话题是不是有点离奇?神乐再大嘴巴也不至于到处逮谁就嚷嚷我知道奈落的心脏在哪里,琥珀更不可能把自己背叛奈落的意图堂而皇之昭示在自己仇敌的分身面前——而须知,如果当初神乐不曾给琥珀碎片,不曾与琥珀有过口头上的协议,这后面的一切故事都不会发生。

画风方面差强人意,是第一季最后两话的作画监督,还算中规中矩;不过桔梗走形甚重,让吾等骨灰级粉丝怨念不已。尤其可恨的是吾等抱着的DVD据说跟TV播出版比较根本就是没做任何修正,于是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OTL

2010.01.23 Sat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4) 引用 (0)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