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以为记。

很久不见,望一切安好。
我们,很想你。

2009.09.06 Sun l 天南海北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唇角上扬,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定格。
咔嚓。
相机快门的声音。

“你真心急,我原本想笑的更好看些。”
“你不论什么时候都很好看。”
“难得你也有夸人的时候。”
“是吗?”男子一边利索地拾掇着相机,一边微笑着看身边露出孩子气表情的美丽女性,“但是我一直认为赞美优雅成熟的女性是每位绅士应尽的义务。”
于是优雅的微笑瞬间爆发为大笑,笑声的主人几乎蹲下地去,眼角涌动出灿烂的晶莹。

“真讨厌,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套的?”
待笑声的主人从一度失控的欢乐中恢复成为不久之前成熟高贵气质优雅的知性美女,从她口中吐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探询自己的爱人何时从不解世事的学究演变成甜言蜜语信手拈来的情场浪子——哦,不,其实奈落只是略微更感性了些,但即便是这样桔梗依然坚持认为这个男人改变了很多,而且她同样坚持地认为自己是无可替代的催化剂,发掘出了这个男人从未展露在人前的一面。

“呐,不是我想试探你……奈落,而是这个问题我一直都很好奇;谁都知道你是国内研究四魂之玉的权威……”
“嗯?”
“我想知道在事业和我之间,你的重心,会倾向那一边?”
“哇,你好狡猾,问这种高难度的问题。”
“说嘛说嘛。”
“如果你面对这个问题,你的选择?”镜片下的一对凤眼微眯,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说狡猾你比我更狡猾,没诚意。”
“说嘛……就当是——真心话大冒险?我们,都要对彼此说出真心话。”

是的,真心话,不能有欺骗,不能有敷衍,不能有……迷惘……
坦诚面对自己的心。

“哈哈哈,两个人的真心话大冒险?”
“爱人时间。”
“噗。”

之后是短暂的沉默。

“你知道,其实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好回答。”
桔梗唇角一弯。
奈落方才还在拾掇机器的双手此刻停了下来,一双酒紅色的眸子透过镜片直直凝视着面前一身休闲复古装扮的长发东方美女,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在空气中慢慢蒸发——
如同面对着最高难的研究课题一般。
这不是古埃及的秘法,这也不是希腊祭司们的咒语,这是传承自远古,隐藏在人们心底,随着时间长流缓缓来去的最原始的吟唱和祈祷。

“你看上去真的很紧张,奈落。”
“哪有。”
“嘴硬的家伙。”
“说吧,我知道你有话要说。”
“……哪怕会伤害到你?”
“不会。你要相信我的心脏和我的心理承受能力。”
“呵。”

女子缓缓走向对面街角的公共椅,高挑的身姿在夕阳映照下勾勒出动人的曲线。
奈落承认自己有些失神了。
每次看到桔梗,哪怕只是背影也好,自己都会有一阵失神。
不是爱,远比爱更强烈,更真挚,更……无可抗拒……的。
“过来。”
桔梗在对他招手。

“知道我第一次看到你,是什么感觉么?”
“疯狂?狂热?沟通困难……像所有执着于自己专业领域的老学究?”
“不。”
“不能骗我,这样太可怜了。”
“我是真的不那么认为。”
“好吧,那说说你的看法。”
“我看到你,看到你趴在工作台上埋头狂写论文或者别的一些什么,你的两只脚非常不自然地交缠着朝天勾起,而你的椅子离你大概有三米的距离……说实话我见过不顾形象的工作狂,但是像你这样的无论是第一次见还是第N次见我要说我都会被吓一跳。”
“……继续。”
“当时我在想,是什么促使这个男人这么激情地投入自己的工作呢?爱情?金钱?名誉?地位?权利?——那个时候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相信你可能也曾经听闻过——我很消极,我失去了动力,我不知道明天还要不要继续;我很烦闷,我很苦恼,但是,找不到路。那段时间我觉得每一天都是灰色的,我完全茫然失措了。”
“……所以你来跟我打招呼?了解我的工作,突然说要跟我成为朋友,还一起出去吃饭?”
“坦白来说,是的。不过我更多是好奇你的工作态度,吓一跳归吓一跳,对你工作的激情产生兴趣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还真伤人。我觉得我应该有一些心理准备。”
“你才是真的狡猾!听我说完。”
“好好,我只是开个玩笑。”
“……以前我是一颗绕着行星打转的卫星,但是突然有一天行星消失了,牵引彼此的引力消失了,卫星的生活发生了几乎是颠覆性的改变,于是它能做什么?”
“其实你能做很多事情,你有潜力,但是沉浸在负面情绪里的你没有察觉。”
“是的,你说的一点也没错。我怨过天怨过地怨过所有相关的人和事,但是后来我才明白,其实是我一开始就错了:我不是谁的附属品,我就是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有我自己的工作,因为某个人或某件事的改变而导致自己生活变得乱七八糟——我很喜欢说别人不成熟,但是,真正不成熟的,其实是我。”
“你那段时间很容易喝醉,一喝醉就又哭又笑,我都拿你没办法。”
“你带给了我改变。”
“这点我倒是应该当仁不让地承认——我是很有进取心的男人。”
“也是很单纯,单纯到做什麽都是一根筋的男人。”
“听起来好像很糟糕。”
“其实一点也不坏,执着不是坏事,不过得看你用在哪方面。——我承认问题解决之后还是有后遗症的,所以我拼命扑在工作上,想借着工作来逃避。”
“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
“我知道,所以后来我试着面对问题:面对挑衅、面对指责、面对非议、面对各种各样超出工作内容之外的事件,我想说头一两个月真的很辛苦,但是我挺过去了。”
“……而且有了自己专属的团队和工作室,三个月后是你人生第一次高峰——你拿到了金钟奖最佳女配角。”
“啊哈,你有关注我。”
“第一次见面就大胆约我出去吃饭还喝到烂醉的美女怎么可能不多加关注。”
“我讨厌这句话的语气,但是我接受你的关注和好意。”
“哼哼。”
“那个时候我真的是觉得都过去了,我觉得自己从低谷里走出来了。谢谢你,奈落,如果没有你我觉得自己可能没有那么快恢复状态。”
“喂喂,把自己的功劳归到别人头上你可是第一个。”

太阳缓缓朝着湖边滑落,街角的路灯一盏接一盏缓缓亮起,柔和昏黄的灯光慢慢将街道和楼房包裹起来;不知道是哪户人家的窗口逸出了炖肉的香味,生活是这么平静而美好。

“你知道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奈落再次抚了抚眼镜,“我很小的时候就这么希望。”

桔梗知道奈落是个孤儿。
他的父母原本是本国数一数二的考古学家,但是一次田野考察中的意外,让他永远失去了他们。
他被父母的同事抚养长大,却在选大学专业的时候出人意料地违逆了养父母的期望,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父母的旧业。用他本人的话来说就是“生活从我身上拿走了什么,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之后,便是奇迹。

当他以27岁的年纪跻身J国研究四魂之玉的权威之列,几乎包括他养父母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得不为之惊叹:这个孩子,天生就是该吃这行饭的!
但是谁也不会知道奈落为走到这一步所流的汗水,以及血泪。
当年小小的奈落曾经在父母的墓前默默发誓:我会比你们做的更好,你们的梦,我来为它划上句号。
一晃20年,弹指如飞。

事业有成。
实至名归。
但是内心的空洞和时常在噩梦中被撕裂的曾经自以为痊愈的伤口,却从来没有人知道。
功成名就,其实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奈落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时常在梦中看到7岁的自己。
冷冰冰的眼神盯的他全身发毛。
“你记得你自己的愿望么?”
他想说我记得,可话到嘴边却又吐不出来。
他忘记的一干二净,幼年时的愿望如同那些早已无法再回头的岁月,烟消云散。

奈落,濒临崩溃。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好久,有段时间他脸色憔悴的可怕,精神也很萎顿。
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他开始没日没夜地扑在文献室里,同事们都还以为我们年轻的天才重新获得了动力,可只有奈落自己才明白自己的情况不是更好而是更糟。

——糟到要用工作这一强力麻醉剂才能暂时安定自己。

直到遇见桔梗。

“遇到你,我才惊觉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
“说说看。”
“以前的我太过好强,可能是家庭环境的影响。你知道我小时候的家庭遭遇,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觉得自己如果不在考古学界闯出一片天,我就没有办法面对死去的双亲,没有办法面对抚养我长大的养父和养母,更没有办法面对自己。”
“……我不曾尝试过亲人死别的痛苦,但是我愿意和你共同分担。”
“谢谢……不过你知道你第一次喝醉酒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这个你从来没跟我提起过。”
“也许就是那一句话,让我茅塞顿开。让我不用再面对长久以来的噩梦,不用再逃避真实的自己……”
“嗯?我有……这么伟大……?”
“是的,你当时哭着说你只是想要一个家。”

一个温馨的家。

不需要金壁辉煌,不需要雕梁画栋。
最简单的家具就可以,饿了自有爱人掌勺烹调出家常美味,困了彼此相拥酣然入梦。
不需要甜言蜜语,最朴实的关怀就是最真挚的情感流露。

一个家……而已。

他们望着路灯发呆,昏黄的灯光伸出自己无形之手,抚摸着两个傻孩子的头……
迷失过……然后,回来了。

“原来我们的心愿都是如此简单。”
“是啊,但是我们却因为这个小小的心愿而相遇、相知、相爱——”

七岁的奈落,彼时父母还都健在。
小小的孩子拉着父母的手,快活地说:爸爸妈妈,我们是快乐的一家。
爸爸抱起他,重重地亲他,用胡渣轻轻地扎他,小小的奈落咯咯笑着,天真而快乐。
“是,我们是快乐的一家。”

二十岁的桔梗,彼时,她刚步出象牙塔的大门。
她拉着曾经以为可以共度一生的少年的手,怯生生中却又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这就是我们的新家?
少年神采飞扬,笑着看她:这会是个温馨的家,相信我。

然后物是人非。
然后流年暗转。

故人已远去,新人在何方?
缘分和缘分纠织,命运和命运碰撞,交会的瞬间擦出曼妙的火花,瞬间延烧了两个世界。
也是,彼此对彼此的救赎。

“真美好。”
“是的。”
“你知道么,我以前幻想过很多次,幻想自己告别了演艺圈,专心做一个好太太好妈妈——那种感觉,很奇妙。”
“其实我也幻想过,和某个心爱的女子组建一个小小的家庭,然后,过平凡的生活。——没有纷繁复杂艰涩难懂的古文字和象形符号,没有长篇大论的研究报告和没完没了的学术会议;只有,你,和我。”
“啊啦……看来你确定目标了?”
“携子之手,与子偕老。”
“诶诶,你要用这个银色的小箍套住我一生么?”
“请告诉我还有什么可行的办法能让我把你牢牢捆在我身边,一辈子也不离开?”
“这算是求婚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我接受。”
“啊哈。作战成功,鸣金收兵,打道回府。”
“噗,我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了,奈落。”
“以后你会发现奈落更多的优点,桔梗小姐。”
“我很期待。顺便说一句,奈落,你真的变了很多——以前你都不是这样的……”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同时需要我这样的催化剂,不是么?”
“是,是。”
……

月亮爬上了山头,清光挥洒天地间。
今晚它似乎有点害羞,是否因为听见了爱人间的情话?
看,前面走着的那一对璧人,俊男美女,教人好不赏心悦目。

风华正茂,有幸成双。



(完)

2009.09.02 Wed l 笔墨风华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