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至西海的三道:

【盐泽】

“……在西州高昌县东,东南去瓜州一千三百里,并沙碛之地,水草难行,四面危,道路不可准记,行人唯以人畜骸骨及驼马粪为标验。以其地道路恶,人畜既不约行,曾有人于碛内时闻人唤声,不见形,亦有歌哭声,数失人,瞬息之间不知所在,由此数有死亡。盖魑魅魍魉也。”

北道:从伊吾,经蒲类海、铁勒部,突厥可汗庭,度北流河水,至拂菻国,达于西海。(本段所指之西海,似为地中海)
中道:从高昌,焉耆,龟兹,疏勒,度葱岭,又经钹汗,苏对沙那国,康国,曹国,何国,大、小安国,穆国,至波斯,达于西海。(本段所指之西海为地中海,亦可能为波斯湾)
南道:从鄢善,于阗,朱俱波,喝盘陀,度葱岭,又经护密,吐火罗,挹怛,忛延,漕国,至北婆罗门,达于西海。(本段之西海应为地中海,亦可能为阿拉伯海。)

(以上资料见裴矩《西域图记》。
又,现代史家另有一种意见认为,裴矩所认为三道共同终点的西海,其实亦可能分别为:地中海、波斯湾和印度洋。)


两汉魏晋南北朝正史关于东西陆上交通路线的记载:

(一)、使西域官吏的往返路线

1、张骞两次西使的路线:

第一次西使路线:

1、初始目的地为月氏,位于伊犁河流域:(可能路线)从漠北出发,经阿尔泰山南麓西走,取道巴尔喀什湖北岸,沿楚河南下,穿越吉尔吉斯山脉,复顺纳伦河进入费尔干纳盆地,到达大宛。
嗣后抵达康居,从康居再到达大月氏,再从月氏到达大夏,也就是月氏控制下的大夏国都城即阿姆河南岸的蓝市城。
2、自月氏归还,“并南山(即西域南山,也就是今天的喀喇昆仑山、昆仑山、阿尔金山一线),欲从羌中归,复为匈奴所得。留岁余,单于死……国内乱,骞与胡妻及堂邑父俱亡归汉”;所以张骞归途可能的路线为沿“南山”,经于阗(今和阗附近)、扜罙(今Dandan-Uiliq遗址)后,抵达位于罗布泊西南之楼兰,再北上至泊西北之姑师(在今楼兰古城遗址一带),并在姑师而非羌人地区被捕、拘留,“传谒单于”,并再次被押送至原流放地,直至军臣单于(前161-前126年)死后乘乱离开,时在元朔三年。
3、此次西使的收获:
“身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张骞所传闻之国,据传文可知是乌孙(在楚河、伊犁河流域)、奄蔡(在里海北岸)、安息(即帕提亚朝波斯)、条支(即赛琉古朝叙利亚)、黎轩(即托勒密朝埃及)和身毒(在印度河流域),张骞在归国后给武帝的报告中描述了上述诸国国情。
在交通路线方面,得出“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之结论,也就是说自汉经匈奴西南可行至大宛。
张骞首度西行之报告详细记述了大宛国周边诸国国情,同时也是我国有关陆上东西交通路线的最早记录。

第二次西使路线:

目的:为汉朝连结乌孙,夹击匈奴。(时乌孙游牧于楚河、伊犁河流域)
路线:史无明文,但根据推测,很可能是沿阿尔金山北麓西进,抵达罗布泊西南的楼兰,自楼兰北上,到达泊西南的姑师,复沿孔雀河西进,取西域北道经龟兹(今库车附近)到达乌孙。归途路线亦应与去途相同。

2、甘英出使大秦的路线

时间:汉和帝永元九年(97年)
目的地:大秦(罗马帝国)
路线:龟兹——条支(未抵达大秦)
详细路线:往——(大概)自龟兹西行至疏勒,踰葱岭,复经大宛、大月氏至安息都城和椟城。此后历经阿蛮、斯宾、于罗抵条支。
返——“转北而东,复马行六十余日至安息”,再取道木鹿和吐火罗斯坦东还。(见《后汉书·西域传》)

3、北魏使臣董琬、高明出使西域
时间:北魏太武帝太延二年(436年)
目的:招抚西域诸国
路线:(见《魏书·西域传》)“过九国,北行至乌孙国(当时已西迁帕米尔山中)……琬于是自向破洛那……”;也就是说,在抵达乌孙之前的路程与张骞第二次西使取道相同:即沿天山山脉西行,唯一区别在于当时领有伊犁河、楚河流域的是悦般国。
董、高分别抵达破洛那和者舌之后没有进一步西行,便踏上了归途。归途无由确指。

4、隋代使臣西使(大致可考者为韦节和杜行满)
时间:大业三年(607年)四月
路线及收获:“……至罽宾,得玛瑙杯;王舍城,得佛经;史国,得十儛女、师子皮、火鼠毛而还。”除此之外可能还到达康国、安国和挹怛。
可能的路线为韦、杜二人在抵达康国后分道扬镳,韦节经由史国、挹怛,抵达罽宾和王舍城。杜行满则往赴安国,并偕安国使者于大业五年归朝。

(以上资料均摘自余太山先生著《早期丝绸之路文献研究》)

2010.02.19 Fri l 嫏嬛福地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