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梦乡」:

【一夕梦乡之内,释女华缓缓踏足而来;过去与现在瞬间时空交错:

释女华:那个地方,只有一株桃花树。
醉仔:那个地方,只等待一个答案。
释女华: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每一年的今天,我都会到那个地方等一个人,我知道他需要这个答案。
醉仔:每一年的明天,我都会去哪个地方看一个离去的背影,因为我不敢接受任何答案。
释女华:我知道他来过,只是不敢见我。所以每一年我都会回来,我让他知道,我在等他。
醉仔:一夕梦乡,我怕这一夕惊醒。或者,是我甘愿沉迷。
释女华:来?不来?今年,你会来吗?
醉仔:去?不去?今日,我敢面对吗?

---------------------------------------------------------

「一夕梦乡」贰:

【一夕梦乡之内,释女华醉仔相对。

OS:一夕梦乡之内,久别的两人,心头似有千言,更有万语;一时却是难以开口。

释女华:你终于肯面对了。
醉仔:桃花……圣女。
释女华:吾已非圣女。
醉仔:你出家了——为了那个人。
释女华:修行不为任何人,只为自己。太阳之子,降临了。
醉仔:你,希望我帮助他们?
释女华:我知道这不公平。
醉仔:只要你开口,就无所谓公平。
释女华:任何人都有资格要求公平。
醉仔:你……原谅我吗?
释女华:原谅?为什么。
醉仔:如果不是我的任性,当年,一切都能改变。
释女华:我有一名修行的朋友,名叫佛公子。
醉仔:嗯?!
释女华:弃天帝乱世,我曾问过他,为何不直接介入,却要百般曲折去引导天命;他对我说,冥冥中天命早已注定,不该介入的人介入,只会让乱更乱。也许,日盲族浩劫早已注定,你与我,不过是这场浩劫中的过程。
醉仔:你……!
释女华:我要回到自己的修行路上。
醉仔:那一日,你有来吗?
释女华:你想知道这个答案?没有。我须遵照大祭司的旨意,无论是母亲的身份,或者圣女的身份,吾皆必须无私为吾族奉献。
醉仔:我明白了。
释女华:回到日盲族吧,那才是你的故乡。人,终归落叶归根,那也是你日日期盼的家——即使,这对你不公平。
醉仔:我说过,只要你开口,无所谓公平不公平。就算重回叛民的身份,我也甘愿。
释女华:今后,我们可能再见无期……
醉仔:我明白——(声音颤抖)
释女华(心声):那日,我等了一夜;我知道就算他来了,也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我还是等了他一夜。

【醉仔伸出手掌,桃花飞出掌心。

醉仔(心声):那天,我来到一夕梦乡的附近,我看到她,我在暗处看了她一夜。我不敢见她,不敢问她愿意跟一名叛民与废人走吗……这一刻,我突然明白,失去的,永远追不回;唯一能做的,只有珍惜自己手上的——即便我的手上,一无所有。

2010.03.04 Thu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1) l top
以下文字的目的只为证明俺确实有在认真看剧努力HC并严肃地YY着……

一、照路明前辈

每次看到照路明前辈登场的时候总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虽然他老人家的装扮有点像还俗的密宗大和尚(太君治太院主也是),但是这丝毫不能影响到我对他老人家产生好感啊——终于,在上周的某一时间段,我终于义无反顾地将照路明前辈列进了自己的墙头列表,原因有如下2点:

1、这是一位温柔的、善良的、心思细腻的同时又爱在别人被某位大少爷气到浑身战栗说不出话“差点中风”的时候适时给予不能说是落井下石最多也不过就是揶揄调笑(?)的“贴心”安慰的前辈……

在照路明前辈身上,充分体现了中国两千年来优秀知识分子们代代相传的优良传统:落井下石的不要,小小怡情即可……

2、照路明前辈的外号很别致——苦海浮木。

救星啊救星!这是集境的救星!!
想象一下在集境的大海上,正当遇难的众人在风浪中载沉载浮之时,从远处幽幽漂流而来一根浮木的情景吧……

我记得小时候经常唱一首歌来着:抬头望见指路灯,心里想念XXX,想念XXX……
也许集境的人们也在这样人口相传照路明前辈的事迹吧~(喂,他老人家现在还只是在动口嘿……

二、香大少爷与十锋

十锋是个单纯、善良、本分、老实的孩子。
不要问我这些形容词是从哪来的,它们就是这样一个个浮现在我脑海中,然后又出现在我的博客文字栏里……(也即是所谓之脑补……

嘛,这都不是重点啊重点。

在上一周的新剧中,当香大少消遣完两位殿主,把他们气的“差点中风之后”,悠悠然将下一个目标转移到了可怜的老实巴交的刚当上代殿主没多久的可怜的十锋身上:

“这位就是新上任的代殿主十锋先生吧?”(大意)

我清晰地看到了一滴豆大的冷汗从十锋的脑门缓缓滑落,一路经由太阳穴、颧骨顺利滑至下巴颏……
这孩子被吓得不轻。
何必呢,何必这么吓唬一个单纯的孩子呢?

香少爷我知道你色艺双绝(喂)眼高于顶,平时能入你法眼的人少之又少,难得有个这么俊帅又老实的孩子被你瞄上了,不好好把他抓住搂在怀里占为己有好好疼爱一把剥光粗干抹净不留渣怎么行?!
但是事情总是需要循序渐进的嘛,你要先跟他求交往,然后交换日记,然后……(喂,你够了

噗,严格说来,我其实满看好这一对的:腹黑毒舌自恋美攻VS忠厚老实闷骚沉默俊逸受。
十锋啊,我不指望你翻身了。好好被香少爷压倒,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另一半吧。

我还指望这看你们双剑合璧郎情郎意一起削平阴端佛鬼那个老妖孽呢~~

三、关于太君治太院主的历史人物原型问题

前几日在某地看剧评,于是看到有某位大概对历史大有研究的大咖对出场尚不过数集的太院主下了一个让人很恼火的定义:“这家伙原先以为是个刘表,想不到居然是个袁绍!”(大意)

你才刘表!你们全家都是刘表!
你才袁绍!你们全家都是袁绍!

知道《三国志》对刘表和袁绍的评价是啥么?
“表跨蹈汉南,绍鹰扬河朔,然皆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废嫡立庶,舍礼崇爱,至于后嗣颠蹙,社稷倾覆,非不幸也。”

太院主跟你有啥仇?还是说你跟阴端佛鬼有着三代以上的血亲关系?
他哪里“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了?大到探明妖世浮屠地理位置以及内部情形,针对三座晶界统合集境可用人力资源;小到选拨剑术人品都不错的十锋成为擎羊殿代殿主。所做之事桩桩件件都可圈可点,实在不明白所谓“刘表袁绍之流”评语所为何来?

至于“废嫡立庶,舍礼崇爱,至于后嗣颠蹙,社稷倾覆”,剧情里实在没有告诉我们太院主的家庭生活如此之混乱,咱也不好胡乱揣测,于是等他成了现实,出现在荧屏上了再说也不迟。

2010.02.27 Sat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于是这其实是一个狗血的多角恋爱的故事(虽然故事的最后主角以及主角的青梅竹马都一起跟随着主角家的小攻华丽丽奔向未来……的鲜血结末……
人生的要义果然在于多P啊多P。

上截图。

被抛弃(误)的主角的青梅竹马旧情人“怨恨”登场
KYO_VOL_8_SCN-70.jpg

主角急欲辩白
KYO_VOL_8_SCN-71.jpg

然而,旧情人却并不领情(其实是他误解了主角的话……以上误很大)
KYO_VOL_8_SCN-72.jpg

于是相杀,并在相杀中再度萌生爱意,并回忆起了昔日两小无猜的恩爱岁月
KYO_VOL_8_SCN-100.jpg
KYO_VOL_8_SCN-103.jpg
KYO_VOL_8_SCN-105.jpg

就在这个时候,主角突然被因为小攻与主角私奔(喂)而大吃飞醋的前小攻情人(啥)掐住了脖子
KYO_VOL_8_SCN-106.jpg

对主角君再度燃起熊熊爱意的青梅竹马君奋不顾身前去解救心上人
KYO_VOL_8_SCN-107.jpg

这个时候,得到新武器的小攻君也适时对伤害自家小受的前情人出手了——
KYO_VOL_8_SCN-109.jpg

结局自然是小攻抱得小受回,顺便主角君也从此过上了一受二攻幸福而美好的生活(咳咳……
KYO_VOL_8_SCN-110.jpg

截图歪解完毕,啃饭去了XDDDD

2010.02.15 Mon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重温《鬼眼狂刀》动画的时候,看到这个场面,莫名地萌了:

幸村与佐助

幸村与佐助2

对这种场面最没有抵抗力了:
温柔强大攻宠溺地摸着自家忠犬小受的脑袋说我其实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仆役啊你是我完成梦想的重要伙伴啊(其实就是在表白我的梦想是为你而完成的啊)的时候……我很容易地就会飙泪的……

幸村爷,也请温柔地摸俺的脑袋对俺这么说吧;这样我死都会瞑目的口牙牙牙牙~~(佐助:你滚!= =+++

记得以前追TV连载的时候,曾经埋怨过动画的情节被改编的面目全非不堪入目;但现在重温看来其实动画还是有不少萌点和感人的所在,至少比起如今新番动不动就卖肉实在好太多了。

于是继续在年三十补老片……这个春节是个怀旧的春节,XD。

2010.02.13 Sat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2) 引用 (0) l top
一定要把邪说沦语先生版偶头的赭叔接回家!
退一万步,至少也要把魔赭先生接回家!

开疆纪和神州I中何等威猛的魔赭先生,怎么可能是神州II里那个柔肠百结“杨柳啼痕”粉红文学少女情怀满塞为了某只松鼠几乎忘记自己这条命也是沉甸甸的生命结晶最后还出门被牛撞死的红发正太?
这样的赭杉我绝不承认!!

忘记谁,都不能忘了小墨。
对谁都可以不负责,除了你自己——你这条命,从他冒雪带你入青峰开始,便已经不再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东西了。

起肖完毕。

P.S. 邪说先生真美好啊真美好啊~~~扭动~~~

2010.02.07 Sun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好吧,有些话该说的还是要说,即便只是意思意思。

1、昭穆尊是金鎏影,金鎏影却不尽然是昭穆尊。拿一个片段来否定整体,不可笑么?
2、四奇同不同心,我们无从知道,剧里到底也没给出个明确的答案;咱们都不是隽尚的代言人,没立场也替没资格人家编剧自圆其说。
3、由上一条同理可证赭叔。他这“亲苍派”的帽子实在来的莫明,咱觉得他真的是比谁都冤了。
4、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萌自己的CP走自己的路,至于别人喜欢什么咱不想管也没立场管;不过这也是有前提的,也就是希望“别人们”也能好好收收性子好好萌自己的角色或者CP,别一天到晚净放些天雷吓唬人。

想说的暂时就这么多,回头想到还有要补充的再打补丁。
最后还是那句话:大家都不是砧板上的猪肉,也都不是防疫站卫生质检员手中的蓝色小图章。动不动就鉴定来鉴定去的没什么意思,也虚无的很。

毕竟,“意思意思”要是变成了“不好意思”,换谁都会哭出来的吧。

2010.01.31 Sun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完结编开播其实已经过半了,但迄今为止都还没有认真看过,觉得很是对不住在第八话离开的桔梗殿和扛了十五六年的高桥粉丝之称;虽说早几年前因为某人某事曾经起肖说从此以后再不看高桥的漫画和以此改编的动画,但时过境迁今时早已不同往日,加上有始有终一直是本人的坚持,和某狗重逢的感觉倒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坏。

虽说感觉不怎么坏但是也好不到哪儿去,完结编的故事架构真的是烂到可以:24分钟一话的容量,硬生生给塞了N条线进去,主线不用说有且只有一条,但是从主线衍生出来的支线可真的是来回在这第一话里窜动让我看的眼花缭乱头昏脑胀——明明就是从36卷开始的剧情嘛,明明就是鬼之岩之后的剧情嘛!一开始出现的关押御灵丸的牢房让我曾经一度有“诶,这故事26话讲的完吗……”的错觉,但之后剧情就迅速跳转到了第一季被省略的原本出现在35卷的钢牙与魍魉丸之战,其间桔梗莫名乱入一次(为之后的桔梗钢牙戏份铺垫?);紧接着剧情转到37卷的飞头根,但后面的剧情完全被砍掉,直接接到了神乐受赤子的命令去抢琥珀的碎片结果却把琥珀放跑的情节,然后白童子童鞋顺理成章地出现顺理成章地被发了便当——怎一个仓促了得。而杀生丸用斗鬼神力劈魍魉丸、二狗子朔夜人类姿态被白童子他们发现等等剧情也不知为何都统统消失在编剧的纸篓里了。
好笑的是,桔梗的胸口迸裂情节,明明是在神乐便当之后,结果编剧大概急着把故事讲完也给提前到了第一话。之前被剧透说神乐在第二话粗了快餐,看来果然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谋杀”。

记得跟朋友说起过最讨厌口头上说要做啥做啥但是又不用心去做,为了赶进度或者是别的什么仓促完工甚至是胡编乱造的影视作品,如果是原创倒还好,万一是原作改编那简直就是误导观众;一个情节的缺失或者改变,很可能导致观众的理解错误,甚至会给故事的整体效果造成不可挽回的疏漏:一个最明显不过的例子,神乐什么时候给了琥珀岳山人的妖气结晶?第一季TV版到最后神乐也都没和琥珀达成联手的协议,而完结编的第一话里琥珀却不停地朝着神乐喊“告诉我奈落的心脏下落吧”,两个连盟友都说不上的人谈论这种私密性极强的话题是不是有点离奇?神乐再大嘴巴也不至于到处逮谁就嚷嚷我知道奈落的心脏在哪里,琥珀更不可能把自己背叛奈落的意图堂而皇之昭示在自己仇敌的分身面前——而须知,如果当初神乐不曾给琥珀碎片,不曾与琥珀有过口头上的协议,这后面的一切故事都不会发生。

画风方面差强人意,是第一季最后两话的作画监督,还算中规中矩;不过桔梗走形甚重,让吾等骨灰级粉丝怨念不已。尤其可恨的是吾等抱着的DVD据说跟TV播出版比较根本就是没做任何修正,于是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OTL

2010.01.23 Sat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4) 引用 (0) l top
一生悬命去找太学主,意外被杀;死状万分凄惨,身首异处死不瞑目——
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真相:
太学主的床上居然躺着不久前中毒并失踪了的净琉璃菩萨……!
(这一刻我不由得想到了书爹想到了大师想到了很多很多……

口胡,太学主你还能让我更料不到么?!
(虽然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顶着一张求抽脸……六一大仙踏足尘寰来抽你果然是有理由且目标指向正确的!!

2009.05.08 Fri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六神棍特写赞!!
央视摄影师赞!!

看直播台湾看到六神棍飘然欲仙的身姿,那一刻我终于尖叫+喷茶了……

2009.05.05 Tue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天啓上冊終於要結束了,感歎一聲。

1、
學海朱雀殿雙方交戰,東方翌拉動弓弦
東方翌:就算是勝利的錯覺,也不能讓他們享受太久!
瞬間狂風大作。
饒悲風:是馭日神箭!

2、
魑離船之內
閻王鎖:嗯?
釋無痕、白小茶等人之魂穿梭其中。
閻王鎖:抓到你了!

3、
魑離船另一端
素還真:未來之宰,你的未來大道,如今只剩七天的期限。

4、
宇宙中(囧)
六銖衣:臥佛一枕眠的犧牲有價值了。
鳳凰鳴:犧牲的背後,就是鳳凰鳴的覺悟。
六銖衣:你的覺悟,我接受。


5、
死亡沼澤太學主的宅之部屋,一生懸命來到。太學主痛苦呻吟,一生懸命上前。
一生懸命:太學主你怎樣了?
(我其實很想吐槽說太學主他要生了……)
太學主不應聲,一生懸命通過門縫窺視,大驚失色。


2009.05.04 Mon l 掌中江湖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